一想到这辈子都要戴眼镜,我就痛不欲生

一想到这辈子都要戴眼镜,我就痛不欲生

时间:2020-03-24 06:1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别流泪,眼镜会掉。

每一个学生时代戴上眼镜的孩子,都共享过同一个外号:“四眼田鸡”。

这些近视的孩子长大之后,成了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你身边的陌生人,以及你。

每天清晨醒来,你已经习惯了第一件事就是摸索找眼镜。

戴上口罩眼镜就会起雾,再好的山河风景在你眼前都加了10000倍的柔光滤镜。

为了摘掉框架眼镜,你花了整整一个下午,一边流泪一边把隐形眼镜“戳”进了眼睛里。

长大成年后,你无数次反问自己:为什么当初不珍惜好自己的眼睛?

你知道吗?近视,不是你的错。

是什么模糊了中国人的双眼?

2018年教育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核定发现,中国大学生的近视率高达90%[1-2]。

上了大学、工作之后,你就会发现几乎人人戴眼镜,世界渐渐马赛克化,不戴眼镜根本听不清别人在讲什么,不戴眼镜的人反而成了异类。

2016年北京大学发布《国民视觉健康》报告还显示,2020年,中国5岁以上近视人口将突破7亿。

这意味着,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将要忍受“5米外六亲不认,20米外人畜不分”的痛苦。

2009年1月1日,成都四川省图书馆,在阅读学习的不少人都是近视

究竟是什么模糊了中国人的双眼?难道我们有天生的近视基因?

确实有一些研究发现,中轻度近视影响着至少25%的欧洲人和北美人,5%的非洲人和约80%的东亚人[3]。

但近视基因,只是近视的众多因素之一。

我们不妨再来看一个跨文化研究。

澳大利亚利德科姆悉尼大学的罗斯博士分别对比了新加坡和悉尼两国华裔小学生的近视率。

结果非常有趣,虽然这些华裔小孩才6、7岁,他们父母的近视率也差不多,但新加坡的近视率高达29.1%,而悉尼的近视率却只有3.3%。

如今,MP3、4、ipad、iphone等电子产品层出不穷,很多孩子甚至2、3岁的儿童无师自通,变成了“电子娃娃”、“屏奴”

可能的影响在于,悉尼的华裔小孩每周户外活动时间长达13.75小时,而新加坡的华裔小孩每周能在户外玩的时间,只有可怜巴巴的3.05小时[4]。

其实,包括《柳叶刀》发表众多研究在内,都发现东亚地区的青少年近视率高,可能和学校教育压力的增加、减少了户外活动的时间有关[5]。

关于近视的研究多如牛毛,目前对于近视的成因也没有一个定论,近视被视为多因素的结果。

只有近视的人才懂的痛

不管近视的原因是什么,一旦近视了,可以说真的非常烦人。

遗憾的是,很多坚持看到这里的朋友,其实已经活在高斯模糊的世界里好多年了。如果没有眼镜,就是一个只看清颜色的瞎子罢了。

对无数眼睛原本就不够大的男女来说,厚厚的“酒瓶底镜片”就是一个巨大的颜值封印。

透过镜片你的眼睛不仅小了一轮,更封印了你的美貌和恋爱的机会。

每一次火锅聚会,你永远吃不到最爱的牛百叶和吊龙肉,因为眼镜上的雾气让你永远看不清夹起的是肉还是香菇。

冬天吃火锅雾气腾腾充满了仪式感,但对近视眼来说就是灾难

每一场3D电影都要戴两幅眼镜,鼻梁差点都被压断了,还是看不清美队的翘臀和钢铁侠的眼泪。

每一次剪头发,摘掉眼镜的你都要忍受Tony老师的花言巧语,剪完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经历了怎样的灾难。

如果你爱打篮球,篮球直接砸到眼镜,脸被眼镜划破,眼镜摔在地上粉身碎骨的经历,你可能还历历在目。

更过分的是,很多电影院歧视我们近视用户,“3D夹片”还要额外花钱买。

眼镜之外再戴个3D眼镜,真是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近视眼的痛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一项研究调查了马来西亚2974名亚裔近视患者,发现近视最影响生活质量的是这些方面[6]:

看不清街道和商店名字——影响日常生活和钱包;

看不清楼梯——走路不安全,磕了碰了半天还找不到眼镜;

看不清朋友——不打招呼、被人以为你高冷、影响人际关系;

看不清电视——这个太重要了,影响你追剧、追星,影响你获得快乐啊!

而且很多职业比如一些特殊的公务员岗位、飞行员、空军、空姐都对视力有特殊要求,别说高度近视了,普通近视可能也会让你提前出局。

空姐这一职业对视力有特殊要求,几乎未见过戴眼镜的空姐

饱受近视苦恼的朋友也别急,人类其实早就有办法对付近视了。

近视手术发展到今天已经相当成熟,而且安全性非常高。

近视手术——拯救近视的福音

学过初中物理的都知道,近视眼,其实就是眼睛的屈光能力相对过强,物象聚焦在视网膜前,你就看啥都模糊了。

所以,近视手术的思路,就是在你的眼球上做一副“眼镜”。

比如现在比较主流的激光近视手术,就是通过切削你的角膜层,改变角膜的屈光状态,矫正视力[7]。

如果角膜太薄削不了,或者近视度数过高,还有个办法——ICL晶体植入术,将一种人工晶体通过微创手术植入人体眼球内,这个晶体就相当于一副隐形眼镜,来调节你的视力。

这两种近视手术其实都非常安全。

2019年11月18日,济南,又戴口罩又戴眼镜真的很不方便

我们先说激光近视手术。作为目前安全性较高的选择性外科手术之一,根据最新的临床数据,患者的满意率高达96%[8]。

德国研究者做过一项荟萃分析,里面包含了67893例手术案例,发现99.39%的患者恢复到了最佳矫正视力,以及手术满意率高达98.8%[9]。

比如我们熟知的天后王菲、英国皇室威廉王子、著名演员妮可基德曼、美国NBA球员韦德都曾做过激光近视手术[10-13]。

我们再看ICL晶体植入术。

这种术式是通过微创手术,放进眼睛里一个非常安全的人工晶体,对角膜无损伤。它是一种加法手术,对于视力矫正的范围更广。

在安全性上,同样获得了美国FDA的批准[14]。

ICL晶体植入术改善视力稳定,手术之后视野清晰度也好,适合角膜比较薄、中高度近视的朋友。

像我们熟悉的韩国女星李宝英、日本偶像指原莉乃、美国说唱歌手Chris Reid等名人等等,都是在进行ICL晶体植入术之后,摘掉了眼镜[15-17]。

长时间的疲工作,让很多现代人的眼睛都长期处在疲劳状态

FDA做了一项长达三年的ICL晶体植入术随访,发现最后满意率高达99.4%,还有94.7%的表示以后还愿意再植入[18]。

这里要特别提一下,ICL晶体植入术对医生的技术要求很高。

医生不仅要为你“量眼定制”一双超级隐形眼镜,还要万无一失地放进你的眼睛里[19]。所以,资质有保障、技术经验越丰富的医生,越靠谱。

国内近视手术行业,做得很出色的就属爱尔眼科了,他们的医生都是国内早期获得ICL晶体植入术资格认证的专家,在近视手术上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近视手术技术虽然成熟,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并不是人人都能做,需要进行非常全面的术前检查。

作为国内知名的眼科医疗机构,爱尔眼科提供的术前检查就有20余项,看着长长的检查项目单,就很安心。

详细的术前检查,对近视手术来说非常重要

此外,爱尔眼科贴心地为近视朋友提供全程定制服务。

爱尔眼科的医生,会充分了解你的职业、用眼习惯、近距离用眼时长、生活规律,在充分考虑你的用眼需求的前提下,再带你进行严格的术前检查。

术前检查,具体包括采集你的视力、眼压、角膜厚度、角膜形态、瞳孔直径等等。通过详尽的数据分析,全面了解你的眼部情况。

有了详尽的数据报告,医生们会联合会诊,根据你的检查结果,充分考虑你日后的生活工作用眼需求,为你全程定制适合你的手术方案。

这一点非常重要,每个人的眼部条件、术后需求、平时的用眼习惯都不一样,只有精确地量身定制手术方案,才能降低手术风险,获得比较好的手术效果。

想想近视眼手术之后告别眼镜、告别起雾,心里有点小激动

然后,医生们都会严格按照规范流程为你手术。

近视手术做完了,你以为就结束了吗?并没有。

爱尔眼科还提供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异地复查服务。

有很多出差或者去异地上学的朋友,在本地做完近视手术后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工作或者学习,一般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术后复查就比较麻烦了。

不过爱尔眼科贴心地考虑到了这一点,因为他们在中国内地开设了490余家眼科医院和诊所,在中国香港也有7家眼科医院和中心。

就算出了国,在欧洲、美国、东南亚,也都能找到爱尔眼科的身影。

近视手术,要靠专业的眼科医生和机构为我们保驾护

术后,患者将享受免费的终身定期回访,不管在哪一个城市,只要找到爱尔眼科,就能为你提供持续性的眼健康管理服务。

一句话,你选择的是一个贴心服务大礼包。

参考文献:

1.教育部. (2019). 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过半 超八成高中生近视.

2.光明日报. (2019). 90%青少年近视的隐忧.

3. 董彦会, 刘慧彬, 王政和, 徐荣彬, 杨忠平, & 马军. (2017). The epidemic status and secular trends of myopia prevalence for chines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ged 7-18 years from 2005 to 2014%2005—2014年中国7~18岁儿童青少年近视流行状况与变化趋势.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051(004), 285-289.

4. Rose, K. A., Morgan, I. G., Smith, W., Burlutsky, G., Mitchell, P., & Saw, S. M. (2008). Myopia, lifestyle, and schooling in students of Chinese ethnicity in Singapore and Sydney. Archives of ophthalmology, 126(4), 527-530.

5. Morgan, I. G., Ohno-Matsui, K., & Saw, S. M. (2012). Myopia. The Lancet, 379(9827), 1739-1748.

6. Lamoureux, E. L., Wang, J., Aung, T., Saw, S. M., & Wong, T. Y. (2008). Myopia and Quality of Life: The Singapore Malay Eye Study (SiMES). Investigative Oph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 49(13), 4469-4469.

7. Reinstein, D. Z., Archer, T. J., & Gobbe, M. (2012). The history of LASIK. Journal of Refractive Surgery, 28(4), 291-298.

8. Sandoval, H. P., Donnenfeld, E. D., Kohnen, T., Lindstrom, R. L., Potvin, R., Tremblay, D. M., & Solomon, K. D. (2016). Modern laser in situ keratomileusis outcomes. Journal of Cataract & Refractive Surgery, 42(8), 1224-1234.

9. Sandoval, H. P., Donnenfeld, E. D., Kohnen, T., Lindstrom, R. L., Potvin, R., Tremblay, D. M., & Solomon, K. D. (2016). Modern laser in situ keratomileusis outcomes. Journal of Cataract & Refractive Surgery, 42(8), 1224-1234.

10. 人民网. (2016). 王菲进眼科诊所 逗留1小时右眼盖上纱布 经纪人:去做近视手术.

11. 新闻晨报. (2005). 威廉王子是高度近视眼 为参军将接受眼部激光手术.

12. Virginia Eye Consultants. 27 Celebrities Who’ve Had LASIK Eye Surgery.

13. 爱尔眼科. (2017). 詹姆斯做近视手术 不再做驰骋NBA的“隐形眼镜侠”.

14. Sanders, D. R., Doney, K., & Poco, M. (2004). United State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linical trial of the Implantable Collamer Lens (ICL) for moderate to high myopia: three-year follow-up. Ophthalmology, 111(9), 1683-1692.

15. Dtnew. (2014). ?? ???, ?????? `??? ICL` ?? ??.

16. 指原莉乃. (2018, Mar 7). 実は先日神戸神奈川アイクリニックさんにて「ICL」という手術をしました!朝起きた瞬間から目が見えて、朝甘えてくる飼い猫の姿を見たときに泣きそうになりました それだけでやってよかったとあとはドライアイ、ひどい充血が全くなくなった!コンタクトがあってなかったからなんだなあと.

17. Lasik Los Angeles | Visian ICL - LASIK Alternative for Actor Chris Reid- Paul Dougherty.

18. Sanders, D. R., Doney, K., & Poco, M. (2004). United State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linical trial of the Implantable Collamer Lens (ICL) for moderate to high myopia: three-year follow-up. Ophthalmology, 111(9), 1683-1692.

19. Naripthaphan, P., Pachimkul, P., & Chantra, S. (2017). Efficacy and Safety of Hole Implantable Collamer Lens in Comparison with Original Implantable Collamer Lens in Patients with Moderate to High Myopia. Journal of the Medical Association of Thailand= Chotmaihet thangphaet, 100, S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