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记录 无删减|澳洲政府宣布,入境政策再变化

全记录 无删减|澳洲政府宣布,入境政策再变化

时间:2020-03-22 13:5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澳大利亚感谢中国政府在撤侨一事上给予的配合和协助 澳大利亚政府正在与中国政府磋商,讨论第二次派本国飞机撤侨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已经成立了应对疫情的专家小组,并已制定针对大流行的行动计划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曾就旅行禁令与中方高级官员沟通 旅行禁令预计会超过14天,目前没有具体的结束时间表 澳大利亚国会大厦举行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发布会

2月4日下午,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与副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教授就新型冠状病毒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回答了公众关心的一些问题。以下是新闻发布会的全文翻译。请注意,文中出现的所有数据均为截至2月4日新闻发布会当天的数据。截至2月7日,全世界共有31861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死亡618例。澳大利亚共有确诊病例15例,其中昆士兰州5例,新南威尔士州4例,维多利亚州4例,南澳州2例。

新闻发布会现场

格雷格·亨特部长

大家下午好。

与我一起举办本次新闻发布会的还有副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教授,他也是澳大利亚著名的流行病学家,也就是说一名传染病专家。我想首先更新全球和澳大利亚冠状病毒确诊病例的数据。

就在参加这次发布会之前,国家事故中心告知我,现在全世界有20627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注:截止至文章发布,全世界共有确诊病例31861)。

让人难过的是,确认有426人死于冠状病毒(注:截止至文章发布,全世界共有618人死于冠状病毒)。我们刚刚收到一份未经证实的报告,我已请国家事故中心进行调查并证实,在香港另有一人死亡,这将是中国大陆以外的第二例死亡。

澳大利亚的情况,正如刚刚证实的那样;我知道首席医疗官墨菲教授今天下午已向澳大利亚健康保护高层委员会报告,澳大利亚现在仍然是12例确诊病例(注:截止至文章发布,澳大利亚有15例病例)。

其中南澳两例、昆州两例、维州四例、新州四例。(注:截止至文章发布,澳洲病例分布为南澳两例、昆州五例、维州四例、新州四例)新州的三名患者现在已无病毒,并已出院。

随着其他疑似或潜在冠状病毒病例的出现,他们正在接受州卫生部门的检查。

在此,我要感谢各州各领地政府所做的工作。他们做的工作非常了不起。

我还想告诉各位圣诞岛航班的情况,在我进入发布会大厅之前,刚刚听取了国家急救和创伤中心主任莱恩·纳特拉斯的情况介绍。

该中心负责管理AUSMAT,也就是澳大利亚医疗救助队,救助队现在就在圣诞岛上,他们也是飞机上照顾乘客的机组人员。

圣诞岛上是否有疑似或者确诊病例?

格雷格·亨特部长

据我所知,所有的旅客都接受过检查,他们之中没有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

救助队对14名乘客进行了更深入的观察,确保他们的健康处于可接受的状态,现在确认他们都不带病毒。

另外还有两人,正在接受测试,以防万一。

现场救助队表示,他们认为这种情况下发生冠状病毒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还是实施必要的检查。

飞机上有一名孕妇,她和配偶目前在珀斯接受隔离。

关于新西兰航班,我们一直与新西兰非常密切地合作;在此,我要感谢新西兰与澳大利亚之间的合作。

我被告知,新西兰航空公司的航班将在未来24小时内抵达武汉,甚至会更早(注:截止至文章发布,该航班已经离开武汉安全,并抵达圣诞岛)。

根据情况,我们预计有不少澳大利亚人会坐上这个航班。

澳大利亚是否会派出第二架撤侨飞机

格雷格·亨特部长

有人提出一些问题,询问澳大利亚是否会启动自己的第二班飞机,我在此可以告诉大家,总理已经指示与中国政府进行磋商,讨论澳大利亚第二次从武汉撤侨的可能性。

中方对澳方提出的撤侨要求态度如何

格雷格·亨特部长

我可以告诉大家,中方非常配合。澳大利亚对此非常感谢。所以,现在已经取得进展。

但是在第一次撤侨飞行之前,我们的态度非常谨慎,我们将继续保持谨慎的态度,也对各方表示尊重。

如果获得批准,澳大利亚的第二个航班将继续优先考虑武汉市和湖北省最无助、最孤立的澳大利亚人,尤其是少年、婴儿、老人及其家人。

现在有请凯利教授介绍一下这种病毒的最新情况,说明目前正在进行的预测和建模方面的工作,以及澳大利亚在科学方面所做的工作。

保罗·凯利

谢谢部长。

我可以确认的是,就像我们处理这种人类新病毒、新疾病的通常方式一样,昨天,我们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成员包括来自传染病界各州各领地的代表、传染病专家和数学建模家。

这种专业能力的实现,得益于多年来由澳大利亚政府的拨款,也是我们对这类事件所做准备计划的中一部分。

这个小组昨天在堪培拉开会,针对下一批需要找到答案的问题,草拟了建模计划。

例如,在国际层面,我们要了解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可能会发生什么;澳大利亚可能会发生什么,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卫生服务可用性、实验室能力等方面做好规划。这项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至于其他的准备措施,澳大利亚本身就有国家储备。

澳大利亚针对大疫情是什么时候做出的准备工作?

保罗·凯利

我们已经制订好针对大疫情的行动计划;最初这是针对大流感制订的,但昨天该委员会开会讨论这个计划是否适合本病毒,总体而言,行动计划是适合本病毒的。

与流感相比,这种病毒有几个不同之处。当然,对于流感,我们有抗病毒药物和疫苗。而新冠病毒目前还没有药物和疫苗,但这是国际上共同努力的方向,我们希望能增加对付这种病毒的方法。

在参与这些研发和抗击病毒活动方面,澳大利亚科学家无疑站在最前沿。

记者提问

记者:部长,我听说大约明天下午新西兰航空公司的航班将有40名澳大利亚人抵达奥克兰。

航班上的新西兰人要去一个海军基地。澳大利亚人会去哪?

格雷格·亨特部长

下面的数字我会进一步更新;来到这个厅之前,我得到的信息是,目前我们预计航班上可能会有超过50名澳大利亚人。(注:根据总理莫瑞森2月6日的推特:有36位澳大利亚公民和居民乘坐航班离开武汉)

再次特别感谢新方给予的合作。

我得到的消息是,如果他们来澳大利亚,而不在新西兰停留,那么在来到澳洲大陆之前,我们考虑会在圣诞岛上向他们提供支持。

根据总理莫瑞森的推特报道说:另外36名澳大利亚公民和居民乘坐新西兰航空公司航班离开武汉,现在已经安全抵达圣诞岛。感谢所有参与这次行动的人。

澳方曾就禁令与中方沟通

记者:部长,中国大使馆今天下午说,他们没有被告知旅行禁令。为什么没有通知他们?

格雷格·亨特部长

据我所知,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开会之后,外交部长立即与中国的高级官员进行了沟通。

记者:去新西兰的澳大利亚公民将如何返回澳大利亚?

格雷格·亨特部长

他们返澳将由澳大利亚负责。

记者:会动用军机吗?

格雷格·亨特部长

我很尊重边防部队,这些细节由他们提供,但从新西兰回澳由澳方负责。

旅行禁令不止原先公布的14天?

记者:部长,首席医疗官今天告诉工党议员,旅行禁令可能会持续几个月。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格雷格·亨特部长

已经有人向我们办公室提出过这个问题,我们和墨菲教授核对过了,我们的理解是,他的原话并非如此,我们会对状况持续进行评估。

虽然他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在14天后就会停止,但这是个发展变化中的问题。我想凯利教授也在场,他一直在看模型。

保罗·凯利

最初旅澳政策的调整决策,当然是根据澳大利亚健康保护委员会的建议所做出的。

首席医疗官是该委员会的主席,我是委员。我们有许多专家,各州、各领地的首席卫生官员也都在委员会当中。

医疗委员会针对旅行禁令的建议

保罗·凯利

这一旅行限制政策将会持续下去,并会考量我们刚才说到的建模分析情况。我们的数学建模分析工作将持续观察中国病例数量、病毒在中国传播的情况,以及如果进一步扩散——病毒在中国之外的传播情况等等。

格雷格·亨特部长

所以基本上,旅行限制政策将会持续得到审核,虽然最初的期限是14天,但我们之前也发出过指导意见,表示我们认为旅行限制到时候不会突然结束。

部长针对旅行禁令的看法

格雷格·亨特部长

我们认为禁令会继续下去,但是具体要持续多久,我们现在并没有设定时间。

记者:你认为两周之后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吗?

格雷格·亨特部长

会继续一段时间,会根据病毒的发展情况而定。

为什么禁令要持续

格雷格·亨特部长

不论怎么说,澳大利亚人民的健康安全都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不就是我们的工作吗?说到底,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任务、我们的责任,就是为澳大利亚人民提供保护,提供国家卫生安全。

我们已经做出了一些世界上最具前瞻性的决定,不仅针对湖北实施14天的隔离期,而且规定从2月1日起,从中国出发抵澳的外国公民,都不能进入澳大利亚。

做出这些决定很不容易,但都是根据医疗建议做出的,我们会执行医疗方面的建议。

记者:中国大使馆表示对这一决定非常不满;他们说我们已经屈服于这种恐慌,而且这一决定已经超出了世卫组织的建议。你对中国政府有何回应?

格雷格·亨特部长

我们感谢中方所做的工作、给予的支持、开展的活动。中方在国内做出了一些非常困难的决定,我们对此表示尊重。

同样,我可以绝对地说,作为总理、作为卫生部长,我们给首席医疗官和副首席医疗官的建议是,按照医学界的判断行事。

你们听到的内容,我们会实施,不受政治影响,也不受其他判断的影响。

我们希望你们能提出最好的建议,虽然我周六没有出席澳大利亚健康保护高层委员会会议,但墨菲教授周六上午表示,他觉得医疗状况已经发生变化,湖北以外的中国其他省区病毒感染人数也发生了变化,总理的回应非常明确。

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布兰登,请召集医学专家开会,向我们提出最好的建议,随后,我就会尽快安排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

什么时候做出的决定

格雷格·亨特部长

医疗专家是中午做的决定,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下午2:00做的决定,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一结束,就做出了那个决定,总理随后就对外做了宣布。

所以这是根据医疗建议所做的实时决策。我知道,保罗,你也参与了这个决策过程。

保罗·凯利

是的,我证实部长说的是实情。

政府全部听医疗专家的意见

保罗·凯利

我们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早上收到信息,当时我们经历了部长所描述的过程,政府确实采纳了我们的所有建议,并迅速采取了我们认为适当的行动。

澳大利亚医疗体系完备,有信心应对疫情

保罗·凯利

我在这里说一下背景情况,我认为澳大利亚人民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几年前,世卫组织在对国际体系进行评估时,他们将澳大利亚确定为处在全球就绪工作的绝对前沿。

我们现在就在实施这些工作。

当然,我们有国家事故中心,该中心的启用,正是由于墨菲教授在世卫组织做出类似决定前一周,就宣布这种疾病有可能发展成为大流行性疾病。

我们有国家医疗储备库、国家创伤中心,所有这些机构都在运作,另外,我们澳大利亚健康保护高层委员会和澳大利亚传染病网络也在发挥作用。

他们都在按照既定的方式一起工作,随着他们提出的一系列的连续医疗建议,我们正在采取这些行动。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提前几天、一周或更长时间考虑有什么医疗建议,并针对这些突发事件做好准备。

留学生不满意甚至提出赔偿

记者:部长,你对成千上万突然不能前来澳大利亚,甚至可能向澳大利亚寻求赔偿的中国学生有什么看法?

格雷格·亨特部长

我对世界上许多人的处境表示尊重、表示理解,这不仅限于那些与澳大利亚有关系的人,这个时期很艰难。

这个时候令人担忧,而且本来做好计划的人,他们也深感忧虑。

教育部长目前在做什么

格雷格·亨特部长

所以教育部长提恩一直在与大学直接联系沟通,寻找学习的替代安排。他很早就非常非常对此关注。

事实上,我知道凯利教授最近几天也在和大学沟通,所以发出的信息非常清楚;我们明白,我们在和大家合作。

说到底,我们最根本的工作,就是通过遵循医疗建议,保护每个人的健康安全,做起来可能很困难,但我们将继续根据大家的个人情况,与有关人士进行配合。

本文转自:蜻蜓视野(ID: ChinSight)|作者:秦潞山